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来源:互联网发表时间:2020-06-16 03:45:04 发布:767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在大众点评的上海页面上可以搜索出约千余家“影咖”和几十家“点播影院”。

随着全国疫情形势持续向好,各行业复工复产。从今年4月份起,全国点播影院也陆续开始营业。电影院停业这几个月,点播影院仅靠一台投影机、一块大幕布、一套音箱功放、一排沙发等硬件设备以及自由私密的观影环境在院线电影之外获得一丝生机。上海一家点播影院即便在下雨天仍难挡观众的观影热情,店外排起了长队。上海一家不处于核心商区的私人影院周三一天的营业额达到8000多元,疫情下的点播影院看似迎来了生存机遇。

2019年7月,新京报记者曾对北京地区的点播影院做过一次调查,因为相应政策法规的不完善,“私人影院”在市场化运作中处于“灰色地带”,经营不规范,盗版侵权事件在暗处大量滋生。一年后,在疫情的特殊环境下,记者又对私人影院做了后续调查,发现私人影院的生存仍然面临很大的困境,并且之前存在的盗版问题在疫情的掩护下更是肆无忌惮,甚至有点播影院的工作人员为了吸引观众说:“我们可以帮忙在网上找资源,或者你可以带U盘来”。>>>揭秘影咖丨年产值超150亿,暗访播放盗版黑店

营业

需要符合当地防疫中心相关标准

“它不像电影行业那样受到那么多人关注,基本不太被重视。”

5月8日,国务院印发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可以采取以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记者在大众点评上发现,北京和上海很多家点播影院都已经正常营业,但有些门店仍处于关门状态。点播影院开业是否需要相关部门的审核同意,记者联系了北京一家正常营业的点播影院的陈经理,他表示点播影院开业不用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核,“它不像电影行业那样受到那么多人关注,基本不太被重视。”

不过,暴风超感点播影院门店运营负责人伍韬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每个地区不太一样,要看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通知安排”。暴风超感点播影院湖南省的门店4月份就已经开业了,伍韬说,门店开业前需要给当地防疫中心打电话咨询一下,防疫中心告诉你需要递交一些资料表格,用书面形式出示一些行业标准,比如卫生标准制度和接待客人制度。公共区域的卫生营业状态下每两个小时打扫一次,只要是手能触摸到的地方都要用蘸消毒水的抹布擦一下,不锈钢材质的桌面用酒精喷。在接待客人方面,最早顾客去消费要提前预约,到店之后测体温,登记姓名电话。如果影厅满员的情况下,顾客在大厅等待时每人要保持一米的安全距离,或者留个电话出去溜达一会儿再回来。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点播影院达到防疫中心制定的标准后才会营业。

门店达到防疫中心这些书面的行业标准之后,防疫中心的人到门店检查,如果所有标准都过关了,就会被告知营业时间。伍韬表示,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最近可能会松一点,标准没有那么严了。

暴风超感点播影院在全国跟自己品牌相关的店有四五十家,目前开业的门店过半。不过北京的门店还没有开业,伍韬还是考虑到风险问题,“风险可能还是有点大。北京毕竟比较特殊,想再等一等”。

机遇

一些过去的影院观众成为新客源

“很多以前不关注点播影院的人开始关注了,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遇。”

国内院线影院暂时还还没有复工,对于已经正常营业的点播影院来说,这算是一种机遇吗?伍韬对此表示了认同,因为疫情期间,他接到很多观众打电话咨询,问什么时候开业,《夺冠》《唐人街探案3》上映了吗?他明显感觉到,这些打电话的观众几乎都是曾经光顾院线电影的那批消费者,他们本来不会关注点播影院,但由于影院长时间关门,“很多以前不关注点播影院的人开始关注了,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遇”,伍韬表示,当有观众打电话询问时发现没有想看的片子时,他就会推荐同类型的,这个举措也能吸引不少新客流。

伍韬做过一个数据统计,湖南地区今年5月份的客流量相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因为湖南本来就是重娱乐的省份,暴风超感点播影院4月份就开始营业,观众看到门店的防护措施达到卫生标准,体验到一个安全的观影环境,接受了这样的心理状态之后,消费肯定就放松多了,客流就会比平时多一些。不过,对于刚刚开业,处于恢复阶段的点播影院来说,人流量相比同期来说还是要少一些。伍韬表示,点播影院开业需要一个预热期,恢复正常就好了。

新京报记者联系了一家全国连锁的点播影院的负责人张经理,她对于目前全国门店的经营情况表示很满意,“像我们上海有一家七宝店,位置都不属于核心商区,周三一天的营业额能做到8000多元,这还是工作日,周末生意会更多一些,基本都需要预约”。疫情期间,点播影院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张经理解释说,大的电影院没法开,私人影院就是很好的选择。很多情侣对于日常约会还是有需求的,还有疫情期间学校都没开学,很多妈妈都会带着小朋友来看电影。在一个工作日的下午,记者随机拨打了北京几家点播影院询问是否还有影厅,大部分表示影厅已爆满,需要预约。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某点播影院影厅内部。

在采访中,很多观众表示,疫情期间影院不开门是他们选择来点播影院观影的一个重要因素。“之前去电影院看电影是和朋友闺蜜约会的重要娱乐项目,疫情期间私人影院成为我们聚会的另一个场所,虽然消费更高一些,但是环境更私密,也更自由一些”,一位观众对新京报记者说。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某顾客点评。

片源

新片减少令盗版问题加剧

“我们可以帮忙在网上找资源,或者你可以带U盘来,我们这边可以播放。”

去年7月,新京报记者曾暗访过北京一些点播影院,当时有一家点播影院在漫威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内地院线公映第三天便出现了盗版。而在今年疫情环境下,点播影院的盗版问题正在加剧。

疫情导致全球电影停摆,不仅国内院线暂时停业,国外院线也基本没有电影上映,这也导致了点播影院的片源基本断货。虽然点播影院大部分放映的都是一些“老片”,但新片仍是吸引客流的一大利器,新片一断货,对点播影院的影响不小。对于片源减少问题,伍韬做的努力是整理之前的一些没有太多人看,但口碑很好的高分电影,“这些都是有版权的,之前在点播影院上映过一轮,可能因为同期有商业大片在,它的点播率等各方面数据不是特别好,现在我们把它找出来再做推荐。”

疫情期间,虽然全球电影受到重创,但仍有一些新片以院线或流媒体平台上线的形式放映,并且网上也已流出了资源。对于这些电影,点播影院可以放映吗?伍韬给了否定答案,“这些片子都不去做,毕竟还是要考虑到更长远的发展,还是要做正规途径获取有版权的片子。”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某点播影院播放的盗版资源影片《爱尔兰人》《小丑》。

不过,记者在大众点评观众的留言中发现,很多点播影院在疫情期间依然及时更新了片源,比如Netflix于4月24日独家上线的《惊天营救》,今年好莱坞的新片《深海异兽》《绅士们》《绝地战警:疾速追击》《隐形人》《狩猎》等。目前看来,这些片子并没有被国内引进,点播影院也不太可能单独去跟这些片子谈版权,基本可以断定侵权行为。记者电话联系了其中一家点播影院工作人员询问此事,对方表示国内的片子,肯定是要拿到龙标的。但国外的一些热门片子,像《寄生虫》《小丑》《爱尔兰人》等影片就属于国外管制了。

更有甚者,为了吸引观众,北京一家点播影院的工作人员,对扮成顾客的记者说:“我们可以帮忙在网上找资源,或者你可以带U盘来,我们这边可以播放。”

困境

跟房东争取减租时既无力又无果

“如果6月下旬还没有能开门的点播影院,基本上不会再开了。”

点播影院的停业时间基本与电影院同步,在停业的三四个月时间里,点播影院也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伍韬对此深有体会,在他看来,人员开销等还能承受,但房租压力太大了。

点播影院刚恢复工作之前,伍韬去和各个门店的房东争取租金减免,他用“真的很无力”、“很卑微”来形容与房东的谈判。虽然疫情期间,国家也在号召减租减税,但是实际上各个地方政府落实起来会面临一些困难,因为政府对此也只能是倡导,不能够去强制执行。

伍韬遇到的最好的房东是在湖南娄底,房东是碧桂园商场直营,暴风超感点播影院是合作商家,房东减免了两个月房租。伍韬自己总结了一下,那些国有企业或者非国有企业的知名品牌,比如万达、碧桂园这种商场自营的,租金减免力度比较大,至少能减免一个月租金。而最让伍韬头疼的就是那些小商场的老板,每次都很卑微地跟他们谈判减租金的问题,屡屡受挫,基本没有减租一说。伍韬也很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可能也在还贷,如果不收租金,他们也没有资金来源。

私人影院特殊时期关注度和客源增加,盗版问题依然严重

一些点播影院也和传统影院一样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

伍韬表示,暴风超感点播影院目前有一些门店已经快撑不下去,面临关门危机。“如果6月下旬还没有能开门的点播影院,基本上不会再开了”。伍韬之前觉得淘汰掉一些资金实力各方面不太好的点播影院,可能是个好的现象,但他现在觉得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并不是个好事。“消费者对这个产业的消费习惯的培养需要时间,一个企业品牌的打造也需要时间,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优胜劣汰,是一个好的方向,如果像这种不可抗力的非正常状态下,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向,剩下来的真的是咬牙扛过来的”。

自救

只是让员工动起来,资金收效甚微

“它不像电影行业那样受到那么多人关注,基本不太被重视。”

疫情导致全国影院关门,失去收入的影院积极自救,有些影院开展卖品外送服务,有些影院出租场地,推出了在影院拍婚纱照的套餐活动。疫情期间,点播影院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不过,在伍韬看来,影院的自救只是让员工动起来,“不要让员工闲置太久了,虽然活动能带来的资金收益相对太小。”

伍韬并没有动员门店来做一些自救措施,卖爆米花卖不了多少钱,卖口罩的话,还会涉及口罩来源以及能否保证口罩是安全的各种问题,牵扯到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太冒险,所以伍韬也没有做其他东西的售卖活动。暴风超感点播影院停业期间,员工的工资是按照当地最低生活标准发放的,如果员工有别的兼职途径可以去赚钱,门店也不会去制止。“它不像电影行业那样受到那么多人关注,基本不太被重视。”伍韬说,我们不会用自己的客户群和门店去做别的事情,只是我们会定期的每周两次开会,也在讨论能不能转到线上,去卖一些耳机音响之类的东西,让大家能够动起来想一想办法。伍韬一直在思考,等疫情结束之后,怎么样把业务线从单纯地靠线下客人到店看电影为主,转移到线上。

新京报记者 滕朝

责任编辑:辽宁省葫芦岛市

本文网址:http://lizyule.cn/dianying/1058.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柠檬娱乐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柠檬娱乐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