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编辑名称:吉林省集安市2020-08-12

来源:电影(ent)

文|南如珉

近段时间,关于《八佰》发行模式争议引得不少人关注。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据业内反应,此次《八佰》的发行除了传统的分账式外,还新推了买断式(即小地方、票房低的影院需要向片方支付一笔钱来获得放映权,超出的票房部分归影院所有),这让发行有了新的模式。之所以备受瞩目,不仅仅是树大招风,此次《八佰》以救世主的身份,成为影院复工后首部登陆的国产大片,给予全行业信心与希望,而一系列的颠覆与创新,都得归结于疫情的重大影响。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这依然是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在疫情影响下,电影行业遭受了巨大的重创,甚至是全行业影响最大行业之一。因此断然不能用常规的眼光来看待一系列颠覆式的操作。不论是《囧妈》的“院转网”,还是网大的纷纷崛起,都是在特定环境下的一种畸形表现,当然也包括这次《八佰》的创新式发行。

在行业受阻的情况下,所有公司断臂求生是首要的,行业遭受如此打击,是所有从业者都不愿见到的。更甚者北美市场那边,连迪士尼《花木兰》这种票房10亿美元级别的影片都沦为“网络电影”了,因此,接下来疫情下发生什么事都已经不足为奇。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资本终究是逐利的,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因此看待《囧妈》、《花木兰》的角度也就不尽相同,最终也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答案。当然,不论行业有多艰难,疫情有多严重,操作有多创新,都必须得在大环境下符合一定的准则,而且也不能作为常规武器来使用。

相信一旦疫情彻底过去,再也不会有《囧妈》、《花木兰》的出现,因为没有谁是主动求变的,都是被动的寻求止损而已。《八佰》亦是如此,它改变了一定的发行规则,但这种现象太特殊了,必须在如此环境、如此节点下才能够发生。而且《八佰》绝不会成为所谓的颠覆者,更不会将买断式发行发扬光大成为接下来的主流。

遥想2011年贺岁档,张艺谋新作《金陵十三钗》上映在即,出品人张伟平跳出来试图打破发行的规则,想把制片方43%的分账比例提升到45%。一时间风声四起,引得所有院线方的强烈不满,都认为这将是对院线方的剥削,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后果不堪设想。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从最初的抵制,到最后的拉锯战谈判。最终双方约定,票房在5亿以内,片方与院线的分账比例为45%:55%;超过5亿的部分,片方和院线的分账比例则将调整为41%:59%。院线跟制片方形成了一定的“对赌”,从最终的6亿票房结果来看,显然是制片方获益了。

其实不论是抵制也好,谈判也好,改规则也好,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它终究没有对传统发行分账模式构成威胁。至今影片上映已经9年,依然延续着43%比57%的比例。张伟平企图想通过手里的筹码改变游戏规则的小算盘落空了,这才是重要的,因为规则有它的公允性,想要改变谈何容易。

回到《八佰》,一些小的院线或影院担心一旦实行买断式,他们手里的话语权进一步降低,将被制片方彻底拿捏住,其实这些有些多虑。之所以这些提升分账比例、改变发行模式能够实施,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在可控范围之内的小操作,如果真的是“霸王条款”,也断然不可能绕开监管部分实施下去。

因此,不论是《金陵十三钗》还是《八佰》,包括疫情下一堆特殊案例,都是“一事一议”,根本没有复制性和延续性。这跟所谓的“院转网”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绝唱。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是非难断,接下来交给电影本身

在前段时间那个所谓的《八佰》发行通知被辟谣后,终于等到了官方正式版的发行通知,而片长147分钟也证明了确实较去年的版本有一定删减。

此次《八佰》的发行通知跟其他影片没有太大区别,唯有一点甚至被列入了“特别提醒”中,即本影片密钥为间歇密钥,每日23 :00至次日8 :59没有密钥。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而《八佰》的点映通知中,提到了“还请各点映影院在点映期间加强现场监察、防止偷录、盗录等情况发生”。这些都在证明着发行方对于盗版的重视,而发行方煞费苦心的实行间歇密钥政策,同样是为防止午夜期间有不法人员偷录。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其实《八佰》发行方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规范市场,包括密钥的整顿,包括防盗版,当然也包括了“买断式”发行策略。

影片《八佰》点映影城的选取标准如下。

1、影院标准:2019年票房1000万(含1000万)以上,不含服务费

2、新开业的,无完整年票房数据的,因无法测算,此次不在点映范围之内;

3、在名单中,但不开业的请自行剔除掉

4、因本次点映密钥时间段仅有30分钟(19:30—20:00),为保证放映无误,请影院提前与放映设备厂商沟通、校对服务器imb板卡实际时间,确保与北京时间一致。如因服务器时间差异造成无法放映,一切后果由影院自行承担

其实对于中小影城来说,尤其是县城级别小影院,管理混乱不规范,偷票房现象依然尚存。通过一个“买断费”来作为门槛,也是《八佰》发行方的无奈之举。

尤其是当下,包括院线跟片方以及所有从业者都不好过,犀牛娱乐的判断是,与其被某些小影院暗箱操作一把,倒不如把费用放在桌面上,把一些不守规矩的小影城拒之门外,即杜绝了偷票房,又能实现防盗版。因此,最终才有了《八佰》这个饱受争议的发行策略。

其实这事发生的背景太过于微妙,也就决定了它注定将成为历史独一份的存在。在近年来所有的电影片单中,《八佰》可能是最惨、最可惜的。它投资巨大,历经种种磨难,终于获得了发行放映的权利。基于它的类型和品质,基于这一波三折的历练,观众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期待。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早在《八佰》未撤档之前,犀牛娱乐便非常看好《八佰》的市场前景,甚至有望斩获很大的市场量级。而如今经历了修改,经历了疫情,重新回归的《八佰》依然强大,但也不得不面对当今疫情所带来的困扰。

都知道行业的复工需要团结一致,单单影院复工是远远不够的。自7月20日开门到现在,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没有强力新片入市,哪怕强如《星际穿越》的复映也无法带动市场。因此,《八佰》能够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能够冒着巨大风险入市,已经实属难得了。

其实未上映的大片已经积累了不少,但唯有《八佰》如同救世主一般空降,给予了影院巨大的信心和底气,甚至很多影院将《八佰》的上映日期,定为自己开门的日期,因此8月2日《八佰》定档的那天成为了朋友圈史上刷屏最疯狂的一天,《八佰》赋予的意义远不止一部电影上映,而是给整个行业打了一针兴奋剂。

《八佰》“买断式”发行:疫情下的非常规手段

但正是因为《八佰》的分账与买断同步的发行模式,让一些中小影院的情绪瞬间反转了。其实任何一种改变,都会侵害到一方的利益,当然也会有相应的获益者。犀牛娱乐并未知晓《八佰》发行策略的全部内情,也就不能有太多的发言权。从一些渠道了解到,这事并非板上钉钉,而是能够通融的,假如一些影城成为了“买断式”,如果想采取传统的分账模式,依然可以跟制片方沟通。

任何一种不公,都在于平衡被打破。一些小片索求院线的排片,院线作为主动一方,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同样,某些场景下,院线又在强势大片面前又成为了被动的一方。最终院线方跟制片方的博弈,还不是取决于影片的体量和品质。回到电影本身当中,让电影本身去发声,市场是最公允的,观众用脚投票是最合理的。

热门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