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八佰》感人至深,老兵还原4天苦战细节

编辑名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2020-08-20

来源:电影(ent)

现代快报讯(记者 张然 徐梦云)正在点映的电影《八佰》,获得了口碑与票房双丰收。1937年淞沪会战末期,历史上惨烈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到底是什么样的?在电影戛然而止处,撤退到英租界的“八百壮士”此后又经历了什么?

8月18日,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曾为“八百壮士”幸存者做过口述记录的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副馆长薛刚和“八百壮士”后人。“八百壮士”之一的王文川的女儿王秀英动情地说:“我看到电影剧照中面朝窗外的机枪手,仿佛看到了我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

△王文川

苦守四行仓库,电影真实再现历史场景

身上绑满手榴弹的士兵大声报出自己的籍贯、姓名,一跃而下,用血肉之躯抵御侵华日军的攻击;深夜,少女杨慧敏冒着枪林弹雨,勇渡苏州河,只为护送一面国旗;数名士兵在四行仓库屋顶,前赴后继誓死捍卫国旗……不少观看了电影《八佰》点映的观众,都直呼“泪点满满,感人肺腑”。

“抱着炸弹往下跳、送国旗、撤退这些场景,我都听他们提起过。”薛刚曾为“八百壮士”幸存者王文川做过口述记录,也曾采访过幸存者杨养正,从他们的讲述中,更立体地还原了那段历史。

△王文川与志愿者

1937年,王文川19岁,是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1营4连机枪手。“他主要负责装弹药,也是副射手,主射手牺牲了,他就要上。”薛刚记得,关于四行仓库保卫战,王文川曾经说过,“我就是一个士兵,上面怎么要求我们就怎么打。”

在王文川的记忆中,杨慧敏将国旗送来之后,第二天谢晋元组织他们在楼顶升国旗。薛刚说,八百壮士,实际上只有四百多人,当时升旗的时候去楼顶的大概有一半人,王文川就是其中一位。“他跟我说,当时他们找了一根两三米的杆子把国旗升起来,下面用粮包压住,为了让对岸被日军占领的地方看到。”薛刚说,国旗并没有引来飞机轰炸,四行仓库保卫战双方都没有使用重武器,基本都是机枪、步枪。

“八百壮士”撤退的场景是影片的结尾,黑夜中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官兵依次冲过桥面,此起彼伏的枪声让观众揪心。不过,薛刚告诉记者,王文川曾说,当时的撤退是有序撤退。日军有小规模攻打,并没有严重伤亡。

“八百壮士”幸存者昔日口述,还原4天苦战细节

孤军奋战四天,400多名将士在四行仓库里吃什么?薛刚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四行仓库创建于1931年,是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筑物,原是大陆银行和北四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及盐业银行)的联合仓库。“仓库里面有很多物资,不缺吃的,只是需要他们自己动手做。王文川在那里第一次吃到罐头,几十年以后回忆起来,还说好吃。他还跟我说过,他们没有接受民众送的食物,因为谢晋元说不能让老百姓卷进来。”

△杨养正

当年23岁的杨养正是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1营1连一排排长。“他觉得自己很年轻,怕自己的能力不够,弟兄们不在了,怎么和他们父母交代。”薛刚说,杨养正的记忆也佐证了四行仓库内物资充沛,“刚退到四行仓库的时候,他们用粮包去加固阵地。杨养正是农民家的孩子,觉得好浪费、好可惜,就去问长官,真的要用这个吗?长官告诉他,没办法只有粮包可以用。”

和粮食的充足相比,药品在当时成了稀缺品,据杨养正回忆,“日本人到上海以后,把很多药店都封锁起来了,特别是创伤药。负伤了以后,很少有药,伤兵也送不出去,租界的人有时候会给他们送。最重要的是没有盘尼西林,受伤了以后只能简单包扎,避免不了感染。”

△薛刚与杨养正家人的合影

电影戛然而止处,等待他们的是四年孤军营生活

在电影《八佰》戛然而止处,撤退到英租界的“八百壮士”此后又经历了什么?

“租界当局虽然允许第88师撤退,但是他们也兑现了对日方的承诺,解除了官兵的全部枪械,全部送到租界内的胶州路隔离。从此,部队就在这个地方开始了长达四年多的‘孤军营’生活。”薛刚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对于王文川来说,这段时光没有战事也没有自由,但却让他享受到了军营带来的快乐。

“那时候,他年纪也不大,没有独立的生活能力。他告诉我,在孤军营里,他学会了补袜子、洗衣服、打篮球……”薛刚听过王文川用口琴吹奏《送情郎》,那也是他在孤军营里学的。

在和王文川的多次交谈里,薛刚发现,他很少说自己,说的大多都是谢晋元。“对他来说,谢晋元既是长官又是父辈,在孤军营里对他们很照顾,会帮他们去争取福利。他第一次用肥皂、牙粉,都是在孤军营里。还有很多民众捐东西,生活上没有窘迫。”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后,侵华日军占领了租界,将孤军营里的将士分批押往江浙和南方服苦役,王文川被日军押往安徽芜湖一煤场抬煤。回忆起当时的心情,王文川曾跟薛刚说:“我不知道谁能活着,还是我们都活不了。”后来,王文川得到老乡的帮助,逃出了煤场,得以生还。2009年12月7日,他因病在北京辞世,享年91岁。

杨养正的经历和王文川很相似,他也曾被押往安徽背煤,之后逃出。薛刚和杨养正有过一面之缘,“2010年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之后一个月他就去世了,这次见面拍摄的画面成了老人生前最后的画面。”最让薛刚难忘的,就是老人唱《歌八百壮士》的画面,“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斗守战场。”2010年12月16日,“八百壮士”最后一人杨养正在重庆与世长辞,享年96岁。

△薛刚与杨养正

十几年来,薛刚走访过800多位抗战老兵,他发现,不少老兵都会唱《歌八百壮士》这首歌,“‘八百壮士’是他们那个时期的精神标杆。”

早早买好了电影票,“窗口的机枪手就是我父亲”

69岁的王秀英一直都在期待8月21日的到来,因为那是《八佰》正式上映的日子。她早早让女儿买好了票,“特别期待看这部电影,先导片里就用到了我父亲生前的录音。我看到剧照中面朝窗外的机枪手,仿佛看到了我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

王秀英的父亲王文川,以前从未提过自己的经历。直到2007年,王秀英的母亲去世,子女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了父亲一些当兵时候的老照片。“那个时候,淞沪抗战纪念馆正在寻找八百壮士幸存者,父亲刚开始不愿意说这段经历,后来在我们几个子女的鼓励下,才公开了身份。谢晋元的儿子手上还有‘八百壮士’的花名册,上面有我父亲的名字。”2007年,王文川89岁,但是那段历史依然历历在目。他可以很准确报出部队番号,就连进四行仓库那天下着小雨,他都记得。

“2007年8月,上海那边邀请父亲重回四行仓库。因为脑血栓,那个时候父亲已经半身不遂38年了。但是他说,我这趟去四行仓库要是死在那儿,你们就把我就地火化。我也鼓励他,你一定要去,那是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王秀英回忆称,见到谢晋元像的时候,父亲抱着雕像哭。在谢晋元的墓碑前,父亲动情地说:谢团长,您的部下看您来了,还吹了一段口琴,“很多人说我父亲是英雄,但是他常说,他不是什么英雄,保卫自己的国家,每个人都会上的。”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副馆长薛刚供图

热门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