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编辑名称:山西省汾阳市2020-08-21

来源:电影(ent)

时针播回到2019年倒数第二天,电影《妙先生》「紧急」宣布撤档,取消原定跨年夜公映的安排。

时间步入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整个电影行业被迫按下了178天的暂停键。《妙先生》这一等就是整整七个月。

毫无疑问 ,《妙先生》是特殊的。从内容层面看,作为国漫暗黑系列作品,其哲理化的表达引发了「意料之中」观众的争议,这背后不仅仅代表了动画内容的实验性探索,也代表了彩条屋在动画产业布局上的实验性尝试;从宣发层面看,院线公映只有7天就转向网络播出,其也可能创造了国产电影从院线到视频平台的最短窗口期。

很难说,这是否是基于疫情之后市场考虑的及时止损策略。

但可以肯定的是,七个月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比如,彩条屋的总裁易巧已经在冲往新赛道的路上;当然,总还有些不变的,就像《妙先生》的银幕光影会永远留在观众心中,彩条屋的动画产业探索并没有停,至于动画电影的未来,在每一部被看到的作品铺就的脚下。

《妙先生》有少见的少年气和侠气

接过《妙先生》的棒,对于导演李凌霄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

在熟悉国漫、且热爱这种暗黑系风格作品的观众心中,「妙先生」代表着一种品质。这是咕咚动漫工作室早在2011年就开始开发的项目,原作者是不思凡,直到2014年,才以动画番剧《妙先生之火泽睽笑人传》之名在网络播出,并受到大批网友的追捧。

动画学院毕业的李凌霄就是拥趸之一,也是在那一年,他进入了咕动动漫工作室工作。那是动画电影的草莽时代,但一群热爱动画的人蠢蠢欲动。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导演李凌霄

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成功,给了所有动画人希望。「妙先生」IP的电影化也被提上了日程。不过,那时候不思凡正在创作《大护法》,两个项目无法兼顾,需要另觅新导演。

于是,这个在监制刘敏看来,很有想象力的年轻人李凌霄被任命为导演;选中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身上有一股少见的侠义精神——或许由于父亲是警察的缘故,李凌霄生就一副爱憎分明的热心肠,见义勇为的事儿没少干,以至于每年都要往医院跑好几回。

正是这样的个性,赋予了《妙先生》属于李凌霄的热血特质。比如,在最初的剧本设定中,女主角殷凤并没有骨折,恰巧因为当时他又因为路见不平受伤折了手,所以,一边敷着冰,一边继续画的他,就把这股“疼痛”转移到了殷凤身上,当然,这是后话。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作为新人导演,压力肯定有。如何能在继承原作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是创作中最难的部分。李凌霄坦言,自己一开始是抱着学习的心态,但后来发现并不适用。于是,他只能重新打碎自己,选择了「反抗」,反抗不思凡的影响。所幸,恰恰是在他选择反抗的那些段落中,找到了自己。

这样的困难,在总制片人易巧眼中,是可以预见的,毕竟「不思凡有他非常完整的审美和思考的体系,很容易会陷入到模仿他的困境中」。好在,《妙先生》在李凌霄的执导和编剧三弦的共同创作下,完成了一次全新的改编。

影片呈现了不一样的风格特质。首先,从画风来看,《妙先生》有着更多浪漫、唯美的画面,这和不思凡标志性的cult风很不一样。很多观众在看完影片的评论中,都有提到被云香的那一段故事所打动,加上苏州评弹的烘托,成了整个影片中最浪漫的部分。在易巧看来,这正是李凌霄特质的体现。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其次,从主题上来看,《妙先生》有着更多的少年气。如易巧所言,“在影片中,可以看到他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探索,所以才会有寻迹者这样的设定。如果说《大护法》是对外的,讲的是和这个世界的对抗,那么《妙先生》是向内的,讲述的是人性层面的对抗。”

此外,从整部作品的气质来看,《妙先生》体现了更多的武侠精神。影片中有很多的打斗戏,李凌霄曾透露,仅仅片尾十分钟大战,就做了半年之久。

可以说,动画作品中少见的少年气和侠气,正是《妙先生》这部影片最为珍贵的地方。即便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呈现会有点稚嫩,但在易巧眼中,这种气质是这类型动画电影最为重要的,也是最为独特的。

动画内容及彩条屋的实验性尝试

「六大国漫集结,助力电影《妙先生》上映。」

在7月底《妙先生》正式公映前,曾发布一版海报,如我们所熟知的「哪吒」、「大圣」等国漫人物在电影院集聚一堂,共同等待着光影归来。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这样的互帮互助在动画行业里已然成为了「明规则」。早在去年底,《妙先生》就和《大护法》来了一个联动,发布了一版联合版预告。某种程度上,这是行业内动画人团结一心的体现,这样的帮助,也有利于动画行业的携手向前。

如易巧所言,从导演、编剧,到制片人,后期制作……在动画电影刚刚起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谁也没有比谁高一等,所以大家的心态都是比较平和的。”

他也希望把这种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的心态延续下去。推出《妙先生》,就是一件需要大家共同去帮助的事情,“在《哪吒》和《姜子牙》的过渡期内,选择《妙先生》,对我们来说是特别「不划算」的一件事,但我们需要大家去关注,去看到《妙先生》这样的作品。”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众所周知,作为光线旗下专注于动画产业布局的公司,彩条屋自2015年成立以来就以其大踏步的扩张策略备受关注。在此之下,近几年来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上,如《哪吒之魔童降世》《大鱼海棠》等取得不错票房成绩的动画电影背后,都有彩条屋的参与。

当然,也有一些是属于“另类”的「小众」作品,《妙先生》就属于这一类。这是彩条屋和咕咚动漫的第二次合作,他们的第一次合作,结缘于口袋巧克力的漫画《昨日青空》。从2014年,双方就开始接触,到《妙先生》,两个项目的创作过程是交替进行的。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青空》中某些比较超现实的桥段,正是出自很有想象力的李凌霄之手。

话说回来,对于不同类型的作品,易巧有着清晰的认知。如其所说,“不一样的作品,需要有不一样的评判标准,都是按《哪吒》那样,那谁还会去做《妙先生》?”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在他看来,《哪吒》重要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超50亿的票房,更是1.4亿的观影人次,“比以前提高了1亿人次,这些以前不看动画片的人,现在他们对动画片有了新的认知,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他们以后进到电影院,也不会只看《哪吒》这一种类型动画。”

因而,像《妙先生》这样的具有一定观影门槛的成人向动画,只要不亏钱,他们就愿意做下去。这是构成动画电影「多样性」的一种。

事实上,在去年底,《妙先生》举办的首映礼上,亲自捧场的王长田就提到了影片的几重“实验性”特征,“《妙先生》是动画电影内容表达和风格探索的实验,同时也是观众和市场的实验,最重要的是人才的实验。”

放到现在,恐怕还得加上一重,那就是「宣发形态」的实验。在7月31日公映之后,8月7日,《妙先生》就上线了互联网视频平台,短短不过7天的窗口期,《妙先生》又创造了一个历史。至于其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或许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观察。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对于《妙先生》本身而言,其强哲学的世界观设定,暗黑系风格,拷问人性的主题,难免会造成一定的观影差异,口碑的两级分化是事实,这些争议或许是「实验」的必然结果,不算意料之外。

换句话说,能够引发讨论,才有更多的可能性。

动画电影的未来还很长

从2015年项目启动,到如今《妙先生》面世,走过了整整五年时间。对于在这个项目里身兼数职的最重要创作者李凌霄而言,与《妙先生》有关的一切早已成长为他身心的一部分。

对于彩条屋来说,这也恰恰是其成立以来走到的第五年。成绩有目共睹,但与此同时,也经历过曲折,更少不了一些外界的质疑。其实,早在彩条屋成立之初,易巧就曾说过愿景,“以五年为期,前五年我们尝试不同的作品,创造一些票房口碑还不错的电影。”

不过,所谓实践出真知。在一步一步走过之后,再去回顾过去五年的轨迹,易巧坦言,第一阶段,“大家都不知道前路在哪里,第一目标是希望动画做的要有电影的样子。”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从2016年开始,彩条屋进入了蛰伏期,“那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有成功有失败,我觉得是正常的,我们所有作品都会集中在2019—2021年这几年集中爆发,在那之前的几年对我们来说非常难熬,但是我们有比较强的信念感。”

而在《哪吒》之后,易巧坦言,“可能大家对于我们会抱以更多的希望、热情,但我们不能被热情冲昏了头脑。”

未来彩条屋最重要的两个方向,一个是在产品层面,作品的数量、质量、票房需要过渡到一个稳定值的阶段;并且在CG动画、二维动画、还有如《妙先生》这样的动画作品三方面继续探索。

另一个则是在产业层面,如其所说,“《哪吒》联合了67家公司才做完,这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反而是非常悲哀的事情,说明我们行业的工业化、产业化做得并不好。”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当然,从现阶段来看,这需要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完善。以《妙先生》为例,导演李凌霄提到制作过程中的一大遗憾,「就是有很多人没有一直走下去。」四五年的制作周期,能在这个片子里一路坚持下来的人很少。

而这就是目前我们动画行业和日本有差距的原因所在。在易巧看来,一方面,他们人员的个人经验、技艺确实很强,所以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做好;另一方面,因为他们一直从事这个领域,所以做的东西统一性会非常的强。

反观国内,在制作层面,基层人员流动性过大,无形中增加了沟通和时间成本,从而会影响到作品的质量。

《妙先生》这样的作品,不亏钱就愿意做

总的来说,动画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在今年六月底,易巧做出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另一个选择,直言“经历这5年,我反倒更清醒,我们依然在产品时代。动画是个慢行业,应该花更多5年去打磨好作品。好作品多了,产业自然就成了。”

想来,不管是从产品,还是产业层面来看,动画电影要想走向光明的未来还会面临很多挑战。但庆幸,在当下,我们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动画电影作品,被称颂也好,有争议也罢,只有一部一部作品的经验堆积,才能登上更高峰。

就像对于《妙先生》,某豆瓣网友所言,“我们的每一次观影选择都决定了我们以后可以看到的内容,虽然还是实验性电影,多多支持,动画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热门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