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来源:互联网发表时间:2020-05-20 09:05:49 发布:961

犀牛娱乐原创

文|肉狗 编辑|朴芳

2019年,在《青春有你》35进20的排名赛中,学员胡文煊遗憾淘汰,在其说完离别感言后,身为青春制作人的张艺兴温柔的安慰了句:人生没有淘汰,只是转换舞台。

今年,胡文煊把舞台转换到了《少年之名》,可他面对的PD还是张艺兴,只是Title 从“青春制作人”变成了“少年制作人”。而在《少年之名》官宣张艺兴加盟后不久,张艺兴又成为了《这!就是街舞3》的首位官宣队长。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流水的选秀节目,铁打的张PD。但实际上,以一己之力打通选秀节目的并不止一个“张艺兴”。

黄子韬在担任《创造营2020》教练前,曾先后担任过《创造101》女团发起人、《这!就是街舞》队长;宋茜在《创造营2020》前也曾担任过《热血街舞团》召集人、《下一站传奇》传奇创始人;王嘉尔的导师履历更加丰富,在成为《这!就是街舞3》队长前,担任过《偶像练习生》说唱导师、《热血街舞团》召集人、《梦想的声音3》“X导师”、《这!就是原创》导师,“唱、跳、偶像”全部包揽。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上述三人外,罗志祥、吴亦凡、程潇、胡彦斌、王一博、萧敬腾、潘玮柏也都至少担任过两档选秀节目的导师。

同题材节目要在市场中打出特色品牌,就必须从各个维度塑造节目的差异化,而“人”往往是节目的精髓所在,因此启用相似竞品节目的嘉宾,这在以往的综艺市场中乃是大忌。选秀节目如此毫不避讳的共享导师,是偌大的市场当真找不出可用的新导师,还是敷衍凑数,亦或是某种利益挂钩呢?

江湖再见又见

导师频繁“复读”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在移动互联网端的火爆,不仅带火了孕育已久的偶像养成产业,也使得“选秀”成了综艺市场里的“风口题材”。平台们一边忙着在偶像、说唱等老领域再接再厉,一边又忙着在电音、乐队、美声、国风、演员、篮球、街舞等其他垂直领域开疆拓土。

群雄逐鹿,热闹了市场,却也加剧了同题竞争。《乐队的夏天》《我们的乐队》《一起乐队吧》共同狙击“乐队选秀”,《中国新说唱2020》《说唱听我的》《说唱新世代》battle“说唱选秀”,《创造营2020》《青春有你2》《少年之名》《乘风破浪的姐姐》齐争“团体选秀”……“同材同题”的节目被不断产出,但市场上可用的导师数量却“一成不变”,“复读”自然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导师“复读”,折射了选秀节目“导师荒”的行业瓶颈,也是节目追求稳妥的一种自保举措。

美国社会学教授吉特林曾说过:“电视业者一心追求做出广受欢迎的娱乐节目,而且迷信制成此类节目的唯一公式就是保持现状,追随现有的成功先例。”目前,市场上复读率最高的导师基本都来自“韩国制造”、“童年偶像”以及往届选秀热门选手,而《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的导师阵容正是由这三类艺人构成。

当一档节目在经受市场考验前,嘉宾配置是节目组能拿出来撬动流量的主要工具,赞助商判断这档节目会不会火的首要标准也是肉眼可见的嘉宾配置。“韩国制造”、“童年偶像”以及往届选秀热门选手这三类艺人都具备突出的大众性和话题性,能有效保证节目的基础流量,尤其是以“归国四子”为代表的“韩国制造”类艺人。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自官宣教练阵容至今,黄子韬和鹿晗为《创造营2020》贡献了#黄子韬鹿晗搞怪同框# #鹿晗 没想到黄子韬会跳女团舞##鹿晗模仿黄子韬# #黄子韬 能行就行不能行就走#等近二十个微博热搜,节目官宣吴亦凡担任特派教练后,#吴亦凡鹿晗黄子韬世纪同框#也火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榜首。

Title花样百出

“串剧”之感难消

导师“复读”是国产选秀节目规模急剧扩张后的必然结果,问题是,这种方式虽可以让部分节目“赢在起跑线”,却也会模糊节目的个性,久而久之观众也势必会审美疲劳。

为了缓解这一问题,也为了构成符合互联网沟通方式的平视化视角,选秀节目纷纷开始在导师Title上做文章。

《乐队的夏天》称马东、吴青峰等为“超级乐迷”;《我们的乐队》把谢霆锋、王俊凯、萧敬腾定为“合伙人”,并分别赋予了他们“运营总裁”、“市场总裁”、“技术总裁”的头衔;《创造营2020》取消了去年的“发起人”和“班主任”,把黄子韬、鹿晗、毛不易、宋茜统一归入“教练团”……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可从当前的观众反馈看,导师Title的更新并没能打消非粉丝之外观众的“串剧”之感。《少年之名》官宣张艺兴担任“少年制作人”后,节目的期待值提升了,调侃的声音也多了,“PD和舞蹈导师,再加上李希侃、徐圣恩、胡文煊、左叶、展羽、罗杰、林陌、靳凡等训练生, ‘复读’了大厂半个原班人马”。

节目难通过“人”让观众感受到自身的特色所在,而对频繁“复读”的导师来说,短时间内集中曝光在同题材节目里,上演的又是大同小异的戏码,不仅会消耗自身的观众缘和神秘感,也难为对其长线发展创造实质增量,甚至会使自身原有的定位被模糊,烙上“选秀咖”的标签。

打铁还需自身硬

“拓荒”要靠精品化

和训练生“复读”的问题并不完全相同,导师频繁“复读”除选秀市场极速扩张的外因,还有节目过分依赖流量、话题性导师打造内容竞争力和吸引流量用户的内因,且后者的作用力更突出。

因此,想解决导师“复读”的问题,关键还得节目在制作伊始就放下导师依赖,脚踏实地的去打磨内容,让导师成为节目的“锦上添花”而非 “生存稻草”。《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的话题热度能在两季后不降反升,正是因为两档节目意识到了用内容增加观众粘度的重要性。

不置可否,《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不乏高话题、高流量的“复读”导师,但两档节目在内容制作上也付出了极大的心力,不论是站在它们自身,还是整个同类题材的角度上看,《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都做了突破和创新。

不同于前两季,《青春有你2》不仅开启了国产团体的国际化探索,也更加注重训练生的实力、个人特色和蜕变过程展现。不仅如此,节目还创新使用了逆应援的方式,让百位训练生为包括时尚类、体育类、媒体类等在内的上百个媒体制作专属应援视频,从而使节目逐步打开了固有的女团粉丝圈层,助力自身和训练生们共同“破圈”。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创造营2020》对团体选秀节目的初考核环节做了颠覆性的更改,让学员们先个人battle再团队battle,且两轮battle均采取“毛遂自荐”的形式,评定结果的方式也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培养了学员们敢于表现自我的勇气和团体荣誉感,又最大程度上打破了以往选秀节目中的“躺赢”固疾,并让节目具备更丰满的起落看点和话题点。

此外,节目还将成团位的数量从前两季的11个缩减到了7个,优中选优,这不仅意味学员们面对的考核会更加严格、竞争会更加激烈,也意味着成团学员的综合实力会更加突出。

贵圈选秀,导师“复读”

选秀节目和导师的正确关系应该是互相成就,节目为导师提供了一个展示个人风格的舞台,助力其提升个人形象和影响力;导师用自身影响力帮助节目完成潜在观众的引流,也用其个人风格在无形之中反塑节目特色。而这种关系形成的前提永远是坚实的节目品质,同样的,只有节目坚定“内容为王”的制作心理,导师结构才能被丰富和优化,“导师荒”才有望得到缓解。

责任编辑:山东省淄博市

本文网址:http://lizyule.cn/zongyi/12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柠檬娱乐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柠檬娱乐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今日热点